• 全国咨询热线
    0755-8966 8018
贝博betball登录官网:景甜、热巴等女明星代言食品品牌背后的资本局及行业「乱象」

  5 月 28 日,据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官网消息,知名演员景甜为广州无限畅健康科技有限公司(下简称 无限畅 )相关商品的广告代言涉嫌违反广告法有关规定,对景甜作出没收违法所得 257.9 万元,并罚款 464.22 万元,合计罚没金额合计 722.12 万元。

  经查,2021 年 4 月,无限畅选用景甜为其生产经营的 无限畅果蔬压片糖 作广告代言,相关 果蔬类 食品为普通食品,该公司无有效证据证实其具有 阻止油脂和糖分吸收 功效。该公司违反了 普通食品不得进行治疗、保健等功效宣传 的法律规定。

  而此次知名女明星景甜代言无限畅公司产品,是在未经有效途径对代言商品有关功效进行核实的情况下,仍以自身名义和形象在广告中宣称代言商品具有 阻止油脂和糖分吸收 功效,其行为已违反现行《广告法》中 广告代言人需履行特殊注意义务 的规定。

  这次的热点事件给明星代言敲响了警钟,明星代言不能光盯着商业化、名气变现,还需要守法合规——包括不得对未使用过的商品或者未接受过的服务作推荐、证明;以及合理谨慎审查广告产品,确保代言真实。此外,《广告法》还规定,医疗、药品、医疗器械、保健食品广告不得利用广告代言人进行推荐、证明。

  借此机会,我们来盘点这些年女明星代言食品背后所涉及的企业到底怎么样,这些代言会不会也有坑的可能?

  2021 年 1 月 7 日,简爱官宣 0 糖酸奶代言人杜鹃,双方合作拍摄了广告片。在片中,杜鹃发现保持好身材的秘密就在控糖,而简爱 0 糖酸奶主打 0 蔗糖、0 代糖、0 添加。

  在资本市场,它也颇受投资人追捧。尤其今年 3 月,简爱又获得了新的 C 轮融资,由德弘资本领投,QY Capital、行知资本跟投。在过去两年,简爱完成的 A、B 两轮融资总额已达 12 亿元,投资方包括国内一线知名 VC 红杉资本中国、经纬创投、云锋基金、麦星投资等等。

  据 IT 桔子了解,简爱酸奶创始人夏海通自 1999 年加入蒙牛乳业后,从城市经理做到分公司总经理,再到大区总经理、蒙牛低温事业部总经理。2014 年,36 岁的他带着团队在广州创立了朴诚乳业,此后推出了 简爱 、 父爱配方 等多个酸奶品牌。创始团队的资源、背景和创业领域相符,这也是简爱得到资方青睐的重要原因。

  在资本和消费升级时代的助推下,主打 无添加 高品质酸奶的简爱发展迅猛,不仅入驻了天猫、京东等线上渠道,在盒马、Ole、永旺、绿标的永辉等精品超市的货架上也经常能看见简爱酸奶的身影;2021 年,简爱酸奶 GMV 达到 30 亿元。

  回到产品本身,简爱酸奶在概念上突出的是 0 糖,在其配料表上也看不到糖的成分。对于食品生产来说,把控产品品质的关键还在于供应链——此前简爱酸奶采用的代工厂模式,自 2020 年简爱 虫卵门 事件爆光后,才开始着手在河北自建工厂,并逐步切入上游牧场。而这几年简爱的融资也都是在拿资方的钱补足供应链这环。尤其是此次 C 轮领投方德宏资本就有过多次牧场投资经验,或将助力简爱完成供应链升级。

  在营销这环,简爱一直做得很足。不过,单纯从品宣规范来说,简爱酸奶看起来并没有不妥之处,虽然它把 其他没了 这种噱头注册成商标颇有些争议。

  2021 年 8 月 6 日,WonderLab 官宣品牌代言人刘雨昕,后者为女团选秀节目《青春有你 3》的冠军,THE 9 女团的 C 位成员。之前,WonderLab 还宣布了全新品牌大使金晨。

  在资本层面,WonderLab 自成立起已经拿下了 5 轮融资,融资总额过亿元,投资方包括投资了 Manner 咖啡、元气森林和喜茶的淡马锡,投资了周黑鸭、江小白的天图投资。值得一提的是,早在 2015 年,IDG 资本就投了好色派沙拉的天使轮。团队对消费品行业的理解有独到之处,也是其知名风投机构多次支持的一大原因。

  肖国勋认为,做消费行业想起量快要选一个大赛道,然后就是操盘要敏捷和稳健。很多新的消费品,生于流量,死于供应链。

  目前 WonderLab 的产品线比较丰富,包括代餐系列、益生菌、代餐奶昔、膳食纤维、玻尿酸软糖、睡眠软糖等。

  WonderLab 击中的是当下年轻打工人的消费需求——既要在 颜值即是正义 的今天保持良好体态,又要在高压的工作中实现 奶茶自由 。

  回归产品本质,WonderLab 仍存在一些问题。第一,在产品功效上,或有夸大和实际不符。谷歌搜索 WonderLab 益生菌智商税 相关结果有 7 万条,该产品是其明星产品,俗称 小蓝瓶 ,并宣称 一瓶 400 亿进口益生菌 ,具有 安抚肠胃、提高身体免疫力、帮助减少热量摄入 三大功效。

  就拿 WonderLab 宣传的帮助减脂功效来说,需要连续 6 个月每天摄入 B420,且保持饮食习惯不变才在实验中得以被验证有效。按照这种服用方法,消费大几千元不说,到最后真正的效果也非常难以衡量,难怪关于它 智商税 的质疑就从未间断过。

  第二,代工厂的运作模式不被认可。一些代工企业或生产工艺和管理模式落后,或为谋求利益而违规使用食品添加剂等操作;且品牌方难以对其实现完全透明的监管,从源头上也无法保障食品安全责任。据爆料,WonderLab 代餐奶昔产品的加工厂为合作供应商衡美食品。

  当前,我国《食品安全法》并没有对代餐产品做出明确的规定和标准,使得此类产品缺乏明显的边界;并且,在宣传上不少品牌方通过 偷换概念 等套路误导消费者和外界,认为其具有和保健品相同的功效。这样的代言,很容易让明星踩雷。

  这几年,小仙炖在明星直播带货中经常露面,一直对外称陈数、章子怡为品牌代言人。而实际上,陈数是以投资,入股的方式变相代言,和广告代言人在法律形式上有很大的差别,其责任和义务也差以千里。

  根据 IT 桔子数据,在 2017 年 4 月,陈数、梦泉时尚集团联合投资了小仙炖 A 轮 2000 万元。2021 年,IDG 资本、正心谷资本、CMC 资本等也投资了小仙炖燕窝。

  处罚信息显示,小仙炖此前在其产品参数界面宣传的即食燕窝原料、干燕窝含量、商品产地、食品添加剂等 10 项指标均与真实情况不符。

  其违法事实包括 2020 年中至 2021 年初,小仙炖在天猫 小仙炖旗舰店 产品参数界面宣传 即食燕窝原料:燕盏 ,但实际使用原料包含燕盏和燕条。其宣称 70g 每瓶的鲜炖燕窝中,干燕窝含量为 2.5 克(含)-5 克(不含),实际上则为定量投料 3.5g,在客观上误导消费者;商品产地标注为印度尼西亚,实际产地却为河北廊坊(先后为固安和霸州);宣传 不含食品添加剂成分 ,却无法提供检测报告佐证等。

  此外,小仙炖还将其产品定义为短保质期的 生鲜食品 ,而非普通预包装食品,这也意味着产品售后维权纠纷争议较多。

  燕窝树立了高端滋补食品的业界地位,受到女性消费者的追捧,其高价暴利使得众多商家和资本趋之若鹜,但消费者甄别产品质量的成本太高,这一行业还很不透明,也缺乏相应的行业标准,监管维权难度比较大。

  2019 年 10 月 27 日,Swisse 正式宣布迪丽热巴担任品牌代言人。一年后,在 2020 年 10 月 21 日,Swisse 正式宣布新生代实力偶像刘雨昕担任胶原蛋白系列代言人。

  2015 年底,总部位于香港的中国公司健合集团 / 合生元宣布以 76.67 亿港实现对 Swisse 83% 股权的控股收购。一年后,合生元再次收购其剩余小股东的 17% 股权,实现 100% 控股,加上从 PGT(宝洁与特瓦的合资公司)手中收回 Swisse 在全球的分销代理权,健合国际集团合计花费了近百亿元。

  2018 年,SWISSE 钙维生素 D 片首次在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特殊食品安全监管监督司,完成了进口保健食品备案,备案号为食健备 J4。

  根据健合 ( H&H ) 集团发布的财报,2020 年公司营收人民币 111.9 亿元,中国市场是集团营收的最大贡献者,占集团总收入的 82.8%。

  在成人营养及护理用品业务(ANC)板块,2020 年 Swisse 斯维诗中国市场贡献占集团 ANC 的 61.3%,营收约为 23.71 亿元,同比上涨 25.4%,比上年相应地增加了 4.8 亿元的销售额。2021 年健合集团 ANC 业务,实现营收 42.09 亿元,同比增长 8.8%。

  迪丽热巴代言 Swisse 对品牌销量起到了多大的作用虽然难以量化,但从营收来看,Swisse 品牌知名度的确提升了,财报业绩更好看了,这正是皆大欢喜的结果。

  对品牌方来说,邀请合适的明星代言品牌 / 产品,不失为一步好棋。对明星而言,则需要谨慎挑选品牌方,避免代言产品质量问题(尤其食品涉及人身安全),而被品牌方 拉下水 ,得不偿失。

  随着商家各类出奇的创新营销,普通食品和保健品之间的边界逐渐模糊,给消费者的判断造成了困扰,我们在此列出各类产品的概念、用途属性,供参考。(这些都归食药监局管)